專題

2022-05-05

尋找戲劇的動能:文學與改編的模糊界線

徐麗雯(以下簡稱徐):會和俊耀結識,正是因為「改編」,他有幾年著手黃碧雲的《七宗罪》改編,當時的我是黃碧雲的迷,在《破報》看到徵選《忿怒》的演員,不假思索地前往,製作端是誰完全沒有概念,抱著「同好會」的心情去參與。《忿怒》是一齣雙人戲,一個人得分飾多角,作為我人生中第一場劇場售票演出,且因為這齣戲的諸多質地,定錨了我對於演員之道的某些追求。
2022-05-04

從陳千武小說《獵女犯》到音樂劇《熱帶天使》:一次文學改編戲劇的創作經驗

2018年,我開啟了一個文學改編戲劇的創作計畫《熱帶天使》。這是一部由國家文藝獎得主陳千武先生短篇小說集《獵女犯》(再版書名《活著回來》)改編而成的音樂劇。歷經三年的創作,外加一年的疫情攪局,終於將在2022年六月上演。本文會以本作品的工作過程,分享改編創作的心路歷程。
2022-05-03

錢是英雄膽:電視劇的財政省思

改編文學作品進入大、小螢幕,由來已久,起自法國十九世紀末的默片。二戰後的台灣,瓊瑤最驚人,從1966年的《幾度夕陽紅》算起,其後三、四十年,她的小說成為影視劇的數量,據說超過五十部。
2022-05-02

台灣首部鄉土女同志小說與改編電影:一九九○年代《失聲畫眉》的性別突破與時代困局

目前的台灣同志論述大多以解嚴作為分界,然而我以為台灣雖在1987年解嚴,但當時社會上對於同志並不友善,甚至是相當恐同、也避諱談「性」的。因此1987年政治民主上的解嚴,並不表示性別、同志的解嚴,許多「恐同」、「忌性」的事情層出不窮。而本文要介紹一九九○年代初期鄉土女同志小說及其改編電影《失聲畫眉》事件,更加凸顯了當時社會對於女性身體展演與女同志的歧視。
2022-05-01

5月編輯室報告:May Imagination Be With You

這是一個不斷自我推翻的過程,在收到本期專題稿件之後。被大量餵食的各種影視劇作品名,或熟悉或陌生,有些看過原著而未看過改編作,有些看過影視劇卻不知有原著為本,或始發現哪些影視作品曾「逆」轉譯為小說(當然,正行或逆向端看我們站在哪裡)。這不禁讓我開始想,自己最早接觸由文學改編的影視劇是哪部?是奇幻經典「魔戒三部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