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春秋

2022-05-13

那樣華麗轉身的妳:記宋如珊教授

在一個沒有妳的地方寫妳,我心憂傷! 所有事件經過敘事,已無法擬真。寫不出真實的妳,也寫不出我心目中的妳,一切只能是筆下的思念。
2022-05-12

山高水長風範存:緬懷客籍作家耆老曾寬老師

曾寬老師的公子曾潤哲先生來電告知父親已然蒙主寵召,電話中各自泣不成聲。 隔天至靈堂獻花追思,瞻仰遺容,往昔幽默的話語,爽朗的笑聲,生動的表情,依稀眼前。情緒翻騰不能平復,前塵往事不思量自難忘。
2022-05-11

我們一起走過的文學路:憶徐秉鉞先生

徐秉鉞先生與我是師生、也是朋友的情誼,建立於《台灣日報》這個報業體上。我的第一篇刊登在「台灣副刊」的文章〈童年〉,日期為1969年2月6日,那個青澀年歲,我惟有滿腔文學憧憬,努力向報刊投稿,台灣副刊是我瞄準的對象之一,〈童年〉的刊登無疑給了我很大的勇氣,於是很快的開展第二篇。
2022-05-10

主業賣魚,副業寫作:訪林楷倫《偽魚販指南》

只要留心近年台灣文學獎的場合,就不可能忽略林楷倫的名字。從他2020年開始投稿至今,舉凡台北文學獎、台中文學獎再到林榮三文學獎,小說組榜單赫赫都鑄有他的名字。
2022-05-08

書寫是一種完成哀悼:訪蘇偉貞

在台南小東路頭八○四軍醫院誕生,成長於小東路尾的網寮影劇三村,中年後又回到小東路上成功大學教書的蘇偉貞,人生彷彿都繞著長長的小東路行走。她說自己是幸運的,因緣際會留在出生成長的地方,人生不只是「一條馬路就說完了」,而是根本停格。 同一道門,你出生並離開,人世的第一個地址:小東路15號──蘇偉貞,《租書店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