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的世界

2021-11-01

「一個人主義」的生活啟蒙——我讀劉黎兒的《究極一人行》

劉黎兒的書《究極一人行》,談到了「一個人主義」,它不同於「個人主義」。素來注重集體的日本如今竟普遍接受了「一個人主義」,這不算革命也算維新了。想想,人生凡事屈己從人,那麼,跟從的那個人哪天不在了——無論生離還是死別,自己的日子怎麼過呢?每個人都為別人而活,誰的存在真有意義呢?
2021-11-01

突破重圍的純真和友誼——讀霍索夫《紅色降落傘》

這部小說透過回憶,描述了40年前台中眷村中三個男孩和一條狗的探險故事。探險目的是要尋找一個被飛機空投落地的紅色降落傘。尋找降落傘的理由,與其說是好奇,不如說是替代性的思念與追尋。阿福與阿迪相約在「祕密小屋」會合,沒想到嘎響帶著共養的流浪狗小花出現在「祕密小屋」,於是,三個小孩加上一條狗,結伴一起去找降落傘!
2021-11-01

指向霧中的手——讀張亦絢《感情百物》

《感情百物》裡頭的百物多是舊物,百樣生活物件與日常相遇,比如眼鏡、紙本、OK繃、小鈴鐺、髮夾與長裙,不分門別類,選物標準只有一條:「關於感情,它們可以說些什麼?」後記裡,作家坦言在這些物品中,不談無用與有用,並且「在這個度量上,我也規定自己:可以文學,但不可以太文學;可以藝術史,但不可以太藝術史。」張亦絢更試圖將這些可能我有你也有的小品物什,賦予更深更私密的意義。
2021-11-01

老少年的敘景——讀陳輝龍《重翻照相簿子》

1997年,在一家紅磡很小的書店買到特價的《照相簿子》時,我只是一個前路不明的新移民少年,是什麼吸引了我獨掂出這一本小小的攝影集呢?當時我並不知道陳輝龍何許人也,更別說看過他的小說,翻看《照相簿子》之後,我一直以為這是一個雅痞的隨性之作。但正是這種隨性之感攫住了同樣背著相機在香港破落一面的街道遊蕩的我。甚至當時的我的年齡也和拍攝《照相簿子》裡大多數作品的陳輝龍相若——這點,是今天看《重翻照相簿子》才察覺的。少年心氣鬱鬱也,加上憤世嫉俗的老靈魂,才會被《照相簿子》封面那個歌仔戲女伶的落寞眼神抓住。
2021-11-01

追憶洶湧流逝的流光——評介吳鈞堯《靜靜如霜》

小說家吳鈞堯推出第一本詩集《靜靜如霜》,已屆知天命之年,詩人敏於追憶金門歲月、親情與成長的往事,妥善剪裁與敘事,經營出別具特色的戲劇獨白體詩篇,找回洶湧流逝的流光,也充分展現出幽默與哲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