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閱讀
Card image cap
2020-07-01
你往何處去──九七至今香港的出版和文化界景象

香港的文化藝術活動的發展走向如何,出路在何方?經過社會運動和疫情,文學出版甚至展覽和演出,都需要轉型。

Card image cap
2020-07-01
心事已成非——我們的維港

我有時會發夢,夢見那些遺失的家當都沉到了維多利亞港水底,靜靜地躺著,等待板塊移動,滄海桑田,在若干年後回到我的後人手邊,而他們當然認不出,事實上對他們也沒有價值,就當垃圾,再次扔掉。

Card image cap
2020-07-01
從追憶開始——香港文學的換氣運動

文學本來就是找路的,面對壓迫,找更闊的路、別的路徑,或單純是,照明、喘息的空間。我們很容易在無力下自嘲:未來都不知道有沒有香港,還講香港?不但要講,還要用文學講,未來沒有,那就讓現在更有。

Card image cap
2020-07-01
年年

1997年6月30日下了一場延綿的雨,時間波紋一樣,暗黑而帶有銀閃閃的光芒。那雨沒有始沒有終,我心裡沒有憂傷。

Card image cap
2020-07-01
回憶文學的黃金年代:側記文學出版早餐會

1984年,有「五小」之稱的文學出版社:純文學、大地、爾雅、洪範、九歌,開始每個月固定聚會,談論出版人、編輯事,如此聚餐持續了11年。2020年初夏,《文訊》決定邀集各文學出版社創辦人,復刻當年早餐會,聊聊文學出版二三事。

Card image cap
2020-07-01
時光的遺產──專訪阮義忠

2016年,揚名國際的攝影家阮義忠創立第一屆阮義忠攝影人文獎,共有三千多名參賽者踴躍投稿,2018年第二屆比賽,亦有千餘參賽作品,今年囿於新冠肺炎暫緩徵獎,然而,攝影家孜孜矻矻不曾須臾停下腳步。

Card image cap
2020-07-01
長姊的宿命與自由──李筱涵《貓蕨漫生掌紋》中徐徐地疼痛書寫

筱涵是徐徐地筱涵。見到她的時候總是徐徐地,不緊不慢,但她的從容沒有拖泥帶水慵懶之態,又全無冷淡疏離之感。

Card image cap
2021-11-07
跨越時空共感的敘事永不褪色 關於動物二、三事

「據說蘇聯的太空船東方三號和四號飛出外太空,正不停地繞著地球轉,但這事一點都不重要。我家的貓庫爾不久前便生了重病,家裡的三個人,我、內子和女傭全數動員,日夜不休地看顧著牠。」(註一)這是內田百閒短篇小說〈庫爾啊,你呀〉的開場,別說太空船升空,外面的世界就算天崩地裂,恐怕也引不起「我」的注意,因為他全心全意都在病重的庫爾身上,心疼著受苦的愛貓。

Card image cap
2021-11-09
喜歡和你在一起

曾屬青春擁有的悸動、心跳加速,到人生某個階段,手機來電轉為擔驚受怕,顯示號碼不再出現喜歡的人,而是父親的電話號碼,深怕傳來不好的消息。 「Happy車禍!」父親說得不是很清楚。 「啊?」以為自己聽錯,因為Happy 明明待在家,無法溜出門。再確認他說的話,真的是狗狗Happy。 周末加班的我,聽著父親重複回答,夾帶疑問與惴惴不安,連忙說:「我現在回去。」不顧桌面有無收拾,拿起背包急下樓。

Card image cap
2021-11-10
關於龜的這些人、那些事

藍色星球上兩棲動物之中,最受華人尊崇者當屬龜,歷來奉為神獸。龜的長命百歲眾所皆知,高壽得以增智添慧,足令洪福齊天,穿越古今。龜因為可以上山下海,故能神通天地,以龜甲占卜,靈驗可得天啟。朝廷命官為了貫徹王命飭令的願力形諸久遠,也廣修巨龜贔屓馱負檄文豐碑。

Card image cap
2021-11-10
來自他方的留駐與凝視 我們怎麼寫香港

香港,曾經是台灣許多年輕人第一次離開本島旅行時的首選,而出發前早已在電影裡看過數十遍,一百分鐘的飛行,落地後相同的文字,既相似又相異的飲食,既新穎又古老的建築,反之對香港的年輕人而言,台灣也有著同樣的位置和魅力。我曾在赤鱲角機場兩度遇到同一名學生,才發現她一年中去了台灣四次,分別飛桃園、花蓮、台中和高雄。

Card image cap
2021-11-01
指向霧中的手——讀張亦絢《感情百物》

《感情百物》裡頭的百物多是舊物,百樣生活物件與日常相遇,比如眼鏡、紙本、OK繃、小鈴鐺、髮夾與長裙,不分門別類,選物標準只有一條:「關於感情,它們可以說些什麼?」後記裡,作家坦言在這些物品中,不談無用與有用,並且「在這個度量上,我也規定自己:可以文學,但不可以太文學;可以藝術史,但不可以太藝術史。」張亦絢更試圖將這些可能我有你也有的小品物什,賦予更深更私密的意義。

Card image cap
2021-11-01
老少年的敘景——讀陳輝龍《重翻照相簿子》

1997年,在一家紅磡很小的書店買到特價的《照相簿子》時,我只是一個前路不明的新移民少年,是什麼吸引了我獨掂出這一本小小的攝影集呢?當時我並不知道陳輝龍何許人也,更別說看過他的小說,翻看《照相簿子》之後,我一直以為這是一個雅痞的隨性之作。但正是這種隨性之感攫住了同樣背著相機在香港破落一面的街道遊蕩的我。甚至當時的我的年齡也和拍攝《照相簿子》裡大多數作品的陳輝龍相若——這點,是今天看《重翻照相簿子》才察覺的。少年心氣鬱鬱也,加上憤世嫉俗的老靈魂,才會被《照相簿子》封面那個歌仔戲女伶的落寞眼神抓住。

Card image cap
2021-11-01
追憶洶湧流逝的流光——評介吳鈞堯《靜靜如霜》

小說家吳鈞堯推出第一本詩集《靜靜如霜》,已屆知天命之年,詩人敏於追憶金門歲月、親情與成長的往事,妥善剪裁與敘事,經營出別具特色的戲劇獨白體詩篇,找回洶湧流逝的流光,也充分展現出幽默與哲思。

Card image cap
2021-11-08
Formosa mon amour 陳玉慧的《我們(還在初戀的島上)》與經典群像

只有我們兩人先到嗎?早了十分鐘?那先入餐室找個靠窗的座位等待吧。 等其他人抵達,再點飲食。我想我們可以先開始。 可以的,你可以錄音。 ★Wir 先談書名?我曾在一篇文章寫過,每次講「我們」時,都特別小心。我們是誰?難道你跟我是同集合?你也許不認同我,就不構成「我們」了。 又或著別人不覺得這是同集合。在這島,我們,是指氣候變遷下年輕人的共同理想。我希望有我們,且是書中這些人。

Card image cap
2021-11-09
抒情的虛構、想像的時間:專訪郝妮爾《卡西與他們的瓦斯店》

於2021年的此刻,從台北出發宜蘭不過30分鐘左右光景。當車入隧道、日光隨之消散,昏黃中只見對向車燈一再閃過,時間感知於封閉的長廊裡逐漸模糊,而當世界再次開拓,已自城市踏入另外一座鄉土。